图片 3

中国工程院等专家研讨破解黄淮麦区育种瓶颈,美满长久

Posted by

中国工程院等专家研讨破解黄淮麦区育种瓶颈

风吹羊草低 何日牛羊肥

核技术联姻农业盼“美满长久”

本报讯
8月6日~7日,“黄淮麦区小麦遗传改良高峰论坛”在郑州举行。论坛的主要目标是“找准黄淮麦区小麦遗传改良的主要瓶颈问题,并探讨解决的策略”,最终服务于小麦生产,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来自国家小麦产业技术体系、中国科学院、中国农业科学院及河南省、山东省等地从事小麦遗传改良的60余名专家参加了论坛。

图片 1

图片 2

论坛上,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院士刘旭,中国工程院院士程顺和、赵振东等7位国内知名专家作了主题报告,和与会人员进行互动讨论。就我国粮食生产和小麦遗传改良所面临的形势,今后一个时期小麦遗传改良的主要目标进行了分析,对产量和品质的协同改良,高产与高效,抗病育种与减少农药使用,传统育种技术与现代育种技术融合,优异种质的创制途径,骨干品种的使用与抗源单一化的挑战,黄淮麦区小麦遗传改良的瓶颈与破解策略,当前小麦遗传改良继续研究的课题及其优先序形成共识。

2015 年河北石家庄塞北试验示范区种植的中科羊草 刘公社供图

▲记者参观辐照中心钴源辐照装置

会议的举行明确了黄淮麦区小麦遗传改良方向及其策略,对于破解育种瓶颈,实现我国小麦育种的新跨越,为国家“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的实施作出了贡献。

■本报记者 秦志伟

图片 3

此次论坛由中国工程院农业学部、河南粮食作物协同创新中心、国家小麦产业技术体系共同主办,由河南农业大学、省部共建小麦玉米作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承办。

“你们现在奶牛日粮精粗比例是多少,羊草用得多吗?”

▲物品正在被传入辐照中心张晴丹摄

《中国科学报》 (2015-08-19 第6版 科研)

“大约是四六分吧,我们现在也不怎么用羊草,质量太差,里面含有很多杂草,还有狼针,奶牛不爱吃。”

■本报见习记者 张晴丹

这简单的一问一答让从事羊草研究近20年的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刘公社很无奈,也很伤心,更何况回答问题的这位隶属于国内知名的牛奶生产企业。

走进浙江省农科院作物与核技术利用研究所的辐照中心,记者看到厂房里有一箱箱等待消毒杀菌的物品正整齐地随着传送带进入亮着红灯的辐照间,里面的钴源辐照装置在两米深的水下透着蓝光,倍显神秘。

近日,《中国科学报》记者随刘公社团队在河北张家口塞北地区调研时发现,存在这样误区的并不只这一家企业,由于他们买的并不是纯正的羊草,导致他们对其存在或多或少的偏见和误解。

其实,记者看到的辐照装置只是核技术应用在农业领域的冰山一角。核技术在农业领域中还有哪些应用?为什么这些比较成熟的技术在农业领域的应用还不为公众所广泛接受?未来它的发展将走向何方?带着公众关心的诸多问题,记者在由中国核学会承办的中核集团2015年核科普公众开放周活动中,与浙江大学原子核农业研究所的专家交流,并得到了解答。

刘公社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他们所指的羊草是草原上自然生长的多种草的混合草,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羊草。其中有一种“杂草”叫作狼针,牛羊吃后容易刺破胃,不易消化,还可能导致牛羊生病。

核技术农业应用是现代农业科技发展的重要领域之一,“以前一直被称为核技术农业应用,直到1986年我国才形成了核农学这一个专门的学科。”中国核农学奠基人之一、中科院院士陈子元说。

“羊草,又称碱草,是禾本科
‘牧草之王’,是欧亚大陆东部典型草原的主要建群种,广泛分布在我国北方各地,主要分布在内蒙古、吉林、黑龙江、河北北部地区。”刘公社向记者介绍。

我国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开展同位素与辐射技术应用于作物育种、土壤肥料、病虫害防治、畜牧、水产和农业环境保护等领域的研究。

羊草是我国北方草原有代表性的乡土物种,目前,国内外在羊草种质资源和基因发掘方面还处于研发阶段,严重影响了羊草优良种质资源的开发和利用。

“植物辐射诱变育种是我国核农学领域的一项重要成就。我国植物辐射诱变育成新品种800个,占世界辐射诱变育成品种的26.85%,为国家创造了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浙江大学原子核农业科学研究所所长华跃进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目前,在草地生产力衰退、生物多样性减少、草原生态环境恶化的情况下,刘公社认为,采用草原乡土物种恢复和改良草地是安全有效的措施。

由浙江大学育成的品种“浙辐802”,连续9年居全国常规稻推广面积之首,累计种植面积达1400万公顷,创经济效益122亿元。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