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唯物主义与近代西方政治哲学,军事医学科学院李林研究员应邀来我校讲学

Posted by

马克思创立的历史唯物主义无疑构成了最为全面而深刻的一种现代政治哲学叙事,至今依然影响着现代政治理论与实践的走向。但历史唯物主义却并未在政治哲学维度上得到充分研究。人们只是关注这一学说包含的直接政治论断,而非产生它的政治哲学维度。一般来说,研究者习惯以历史唯物主义的本体论理由代替其政治哲学理由,突出历史唯物主义以“实践”为基础对主客关系问题的解决。这种解读虽不乏深刻性,却未必符合马克思创立历史唯物主义的本意,因为马克思从未设想过脱离政治现实的本体论问题,马克思对所谓“本体论立场”的选择,恰恰是基于对政治问题的深沉思虑。基于此,发掘历史唯物主义的政治哲学维度,从思想史角度探讨历史唯物主义与近代西方政治哲学的关系,对于重新理解历史唯物主义的当代价值,并以此为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提供理论依据,具有重要意义。

11月20日上午,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孔照胜应我校生命科学学院邀请在学院报告厅作了一场题为“细胞骨架-质膜-细胞壁连续体与植物细胞形态建成及环境适应”的学术报告。生命科学学院相关教师及研究生共百余人聆听了报告。本次报告会由学院院长余国营主持。

11月21日上午,应我校生命科学学院邀请,军事医学科学院的李林研究员在生物东楼报告厅作了题为“我国HIV优势毒株流行规律研究”的学术报告。生命科学学院相关教师、研究生代表百余人聆听本次报告。报告由学院余国营院长主持。

历史唯物主义与近代英法政治哲学

孔照胜先介绍了在拟南芥模型中探索MT切断的复杂调控的过程,KTN80s突变表现出严重迟钝和KTN1突变体的发育,即四个KTN80s在开发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及在MT交叉中KTN80s与精确的MT切断有关。孔照胜主要讲解了细胞骨架调控植物细胞形态发生的原因,一是因为毛状体成形及细胞骨架微管缺陷;二是KCBP是毛状体的关键调节器,用于细胞形态测定;三是独特的、倾斜的扩散生长模式,用于棉纤维伸长。最后,孔照胜解释了MT组织在不同感染阶段对植物适应环境的影响。报告会结束后,孔照胜与在场师生进行了互动交流,并对在场师生们提出的问题进行了认真细致的解答。

李林先提出HIV是遗传变异最大的病原体之一,并从我国HIV-1优势毒株的特点、分布、流行趋势、防控等方面展开论述。他介绍了中国HIV流行亚型的分布和群体间HIV-1毒株的变化特点,并通过对比发现CRF01_AE、CRF07_BC毒株的比例显著高于其它类型,同时,CRF01_AE流行簇地域分布和人群分布具有明显差异。李林详细具体地讲解了HIV分子传播网络监测研究过程,并指出,此项研究将会是实验研究中的重要技术手段。他强调,MSM人群中HIV-1的快速传播是导致CRF01_AE,CRF07_BC快速传播的主要原因,并提出展开针对性行为干预是降低其传播率的有效措施。

从西方政治哲学史的视角看,霍布斯和洛克的重要性在于,他们最先提出了现代政治的最高问题是自由,自由的核心是权利,一切权利中最重要的权利是财产权,财产权的正当性来自劳动等一系列命题,以此奠定了近现代政治哲学的基本问题域。此后的古典政治经济学、德国古典哲学乃至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都在这个问题域中展开理论探索。而霍布斯、洛克的个人权利原则后来演变成资本积累和利益最大化原则的理论基础,则成为卢梭和马克思批判的主要对象。卢梭的重要性在于他是第一个对霍布斯、洛克为现代性的奠基进行批判的人。卢梭提出,人不光追求私利,人也追求普遍性,这个普遍性就是“公意”。以此,卢梭为现代性开启了理想主义的维度,对马克思产生了深刻的影响;马克思则以对资本主义异化的批判和超越,将卢梭的崇高政治理想置于坚实的现实基础上。

专家简介:

李林的报告内容充实,语言幽默风趣。报告结束后,他对在场师生提出的问题进行了细致耐心的解答。在场师生表示从中受益颇深。

由霍布斯、洛克开启,延伸至卢梭、康德的契约论传统,到黑格尔、马克思这里遇到反拨。契约论旨在实现以个人为最终目的而以普遍立法为基础的市民社会理想。马克思则认为,由于契约论立足于资本主义政治体制,它所承诺的普遍人道理想是抽象的和形式的,不可能实现真正的自由和解放。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把自我立法的契约论模型创造性地转化为社会领域内自由生产者联合的理论构想,从而使现代政治的人道理想具有了具体的实质性内涵。

孔照胜,博士生导师,中科院微生物所“百人计划”入选者,“百人计划”终期评估优秀。主要从事细胞骨架-质膜-细胞壁连续体时空调控植物细胞形态建成和植物-微生物互作的细胞信号网络研究,先后在Plant
cell、Curr Biol、EMBO J、Plant Physiol、eLIFE等期刊发表SCI论文30余篇。

(生命科学学院 陈玉秋 李 维)

近代政治哲学的焦点问题是财产权问题。蒲鲁东对资产阶级财产权的合法性进行了激烈批判,这一批判构成了英法政治哲学中批判传统的一个重要环节。马克思高度评价蒲鲁东财产权批判的意义,同时对蒲鲁东的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立场予以坚决抵制,而提出用“联合起来的个人对全部社会财富总和的占有”来取代资产阶级财产关系。

(生命科学学院 王青青 贾燕玲)

历史唯物主义与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