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互联网巨头的海外战事,阿里巴巴速卖通海外买家破1

Posted by

原标题:抢滩“新大陆”:互联网巨头的海外战事

原标题:阿里巴巴速卖通海外买家破1.5亿 新市场呈爆发式增长

原标题:“青塔人才”微信公众号已正式运营!

图片 1

  9月12日,阿里巴巴全球速卖通战略发布会在杭州召开,宣布海外买家数累计突破1.5亿,这是继2017年4月速卖通公布破亿买家后公布的最新成绩单。

图片 2

编者按

作为阿里巴巴全球化的重要载体之一,速卖通成立于2010年4月,是阿里巴巴旗下面向全球市场打造的在线交易平台。

自青塔人才平台推出以来,我们邀约了全国数百家高校入驻,发布了数千条招聘启事,覆盖了几乎国内全部高校和研究机构,为关注青塔的众多优秀求职者提供最新最全的招聘信息。为了更专注且更高效,继青塔人才网之后,我们决定推出:“青塔人才”微信公众号。

相比上半年剑拔弩张的中美贸易战,一场没有硝烟的“国际战争”早在2015年就已打响。战场位于印度、东南亚、金砖国家等新兴市场,交火点聚焦在这里超过10亿人拥有的智能手机屏幕,无论是基于此的购物、社交、出行或是本地生活,谁能左右用户指尖的走向,谁就是胜利者。

经过8年的发展,速卖通上集聚了海量、丰富、物美价廉的商品资源,吸引了全球1.5亿买家疯狂“剁手”。这意味着,自去年4月速卖通累计买家数突破1亿以来,平台足足新增了5000万用户。数据还显示,目前,速卖通在全球100多个国家的购物类APP下载量中排名第一。全球范围内每月访问速卖通的消费者超过2亿。

在这里,我们将定期发布高校的招聘启事、引才公告,以及招聘相关的讯息,为国内外求职者和高校建立高效的联系提供有质量、有效率的信息渠道。它是新生儿,但却有巨大的潜力。在“青塔人才”微信公众号发布的内容,将会在青塔人才网(

本文为《中欧商业评论》2018年9月刊焦点【中国互联网巨头的海外战事】内容,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付费阅读本期焦点全部5篇文章。

2018年,速卖通全球市场进一步拓展,深度渗透全世界22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中国唯一一个能够覆盖“一带一路”全部国家和地区的跨境出口B2C外贸交易平台。

在“青塔人才”微信公众号,我们能更及时收到您的反馈,更快速地给予您反馈。在这里,我们将更聚焦于求职引才的强烈需求,能更了解您的想法和声音。

文 / 潘鑫磊 本刊资深编辑

过去一年来,受惠于国家“一带一路”倡议,速卖通在中东、东欧等“一带一路”新兴市场上势头良好。在刚刚结束的速卖通“828”大促中,沙特、阿联酋、西班牙等一带一路新兴市场爆发式增长,其中中东地区交易规模涨幅高达252%。其中一位沙特土豪买家,在8月大促中一口气下单132件商品,囊括了家具、工具、杯具、灯饰、3C电子、童装、玩具、比基尼等十余个品类。

若您有任何疑问,欢迎到“青塔人才”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

(本文共计9000字,预计阅读时长18分钟)

对此,阿里巴巴全球速卖通总经理王明强表示,未来一年,速卖通将快速拓展“一带一路”新市场,继续深耕俄罗斯、西班牙,发力法国、荷兰、波兰等发达国家,突破土耳其、沙特等中东国家地区,帮助中国品牌“群龙出海”,助力中小企业在“网上丝绸之路”上继续迈进。

因为全新,所以充满可塑性。您希望乐见怎样的青塔人才?诚邀您留下宝贵意见。

回头看,2015年是个值得注意的年份。

9月11日,阿里巴巴宣布与俄罗斯社交巨头Mail.Ru集团及国家主权基金成立合资公司,是阿里全球化战略的必经步骤,更是社交与电商融合的一种全新尝试。

青塔人才,期待与您的不期而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这一年的情人节,滴滴和快的宣布合并。这场持续了一年之久的补贴大战,在烧掉几十亿人民币之后,背后的两位金主终于坐不住了,支持滴滴的马化腾和支持快的的马云握手言和。程维和吕传伟出任联席CEO,仅仅一个月后,联席制度终结,快的吕传伟套现淡出,32岁的滴滴创始人程维开始掌管这家日后估值高达800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

“速卖通希望通过产品和技术手段,赋能卖家更好地与海外社交媒体相结合,帮助中小企业卖家利用社交化的方式建立与海外消费者的连接,为海外消费者打造电商
社交的全新生活方式。”速卖通总经理王明强表示,未来,在欧洲、中东等俄罗斯以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速卖通也会积极尝试与当地的社交平台做深入整合。同时,阿里巴巴也会通过产品化、智能化、数据化的技术手段,提升卖家的经营水平,优化用户的购买体验和提升购买效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让程维意想不到的是,合并快的后不但没有锁定胜局,反而遭遇了一个更强劲的对手。诞生于硅谷的打车软件鼻祖Uber彼时已手握50亿美元,进入中国的头两年就烧掉了20亿美元,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技术实力、营销声势、资本保障都不及对手的滴滴很快陷入被动,程维作出了一个遭到所有股东反对的决定:在和快的合并后的第三个月,滴滴投资了Uber北美的竞争对手Lyft,在随后的8月和9月又分别投资了Uber在东南亚和印度的竞争对手Grab与Ola。程维隐约觉得这可能是击退“八爪鱼”Uber的唯一办法,但他并没有十成把握。

责任编辑:

同样在北京,同样刚刚成立三年,信奉“用机器干掉编辑”的另类新闻客户端今日头条已经在国内获得了3.3亿激活用户,月活跃用户达到8600万,用户日使用时长达到50分钟。当时这一成绩还不足以引起巨头的重视,在创始人张一鸣心中,挑战巨头似乎也并非创业的最大目标。这个同样年仅32岁的年轻人已经开始推进今日头条的国际化战略,并认为出海会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必然。同年8月,今日头条海外版TopBuzz上线。

刘强东率领的京东于2014年在美国上市,和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天猫稳坐中国电商前两把交椅。同样在2015年,京东6月上线了首个跨境电商出口平台俄语站,同年11月成立印尼站,瞄准两地4亿人口。

由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各自首字母组成的BAT一度成为中国互联网势力的代名词。不过就出海而言,三家方向各不相同。百度在2015年悄悄关闭了已经运营7年之久的日文搜索引擎,早在2006年就开启的国际化此时面临全面调整。腾讯则借微信拿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值钱的入场券,不过已经在海外推进两年的国际版Wechat并不顺利,而日后成为腾讯又一大杀手锏的投资能力在当时还名不见经传,彼时腾讯在海外的投资更偏主业游戏。

目光最清晰的是马云。阿里巴巴上市后提出全球化将是阿里未来十年最重要的战略之一,但这一定程度要归功于阿里最早就以B2B外贸跨境起家,而且阿里也早在2010年就上线了出口B2C电商平台速卖通,目前已覆盖全球230个国家和地区,可以说阿里天生就具备一定的海外基因。2015年,阿里巴巴携蚂蚁金服分别在印度和东南亚布局了电商(印度Snapdeal)、物流(新加坡邮政)及支付(印度Paytm),业务核心环节一个不漏,为此后的持续加注打下基础。

虽然各家境况不同,但动作惊人地一致。不管是投资还是自建,中国今天绝大多数处于第一梯队的互联网公司在2015年集体踏出国门。唯一萌生退意的百度因为牢牢把持着PC互联网时代的入口地位,在国内战场还未做好全面转型移动的准备,倒也成了今天被认为错失移动互联网关键一役的缩影。

对于那些已经远航的冒险家们,2015年是一个不能更好的时间点。

“就是这里了”

美团点评CEO王兴在2016年抛出了著名的“互联网下半场”论,听者有赞有弹,但一致对互联网用户由增量转入存量这一判断表示认同。最明显的标志是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自2014年突破4亿台后增速已回落到个位数,所谓的人口红利,在移动互联网这个范畴也看到了天花板,“该触网的都触网了”。落到微观,则是大小互联网公司面临成本上升、竞争加剧的存量博弈。

比如说获客成本。在移动互联网处于疯狂增长期的2012年,手机应用商店求着开发者们上传App,当时的CPA(每次行动成本,cost
per
action)接近于0,到2015年,每个用户的CPA成本飙升至5元到10元。用户的活跃成本也大幅上升,早期一个App只要满足用户一定需求就能保证持续的活跃度,但到2015年时更多地要靠红包和补贴才能留住用户。同时在变现最容易的游戏领域,早期每个细分领域只有一款游戏,很快增加到5
~ 10款,2015年已经到了每周上线5款的程度……

虽然当年出现了波澜壮阔的“大众创业”,但企业要持续经营必然要满足收入大于成本以及保持健康稳定的现金流,这些基本常识在当时被很多创业者遗忘,一旦一级市场趋冷,投资收缩,大片的创业公司将难以为继。对于互联网大公司来说,虽然可以一定程度享受存量竞争带来的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高——BAT以及京东这几家上市公司在已经具备相当体量的同时在2015年均保持了同比超过30%的增长。但另一方面,这几家大公司对市场信息又最为敏感,甚至就是相当一批明星创业公司背后的投资者。国内市场增量殆尽,去哪里开辟新的战场?

最先嗅到机会的是中国的智能手机厂商。小米在2014年7月宣布进军印度市场,同年12月Vivo跟进,随后一加、酷派、魅族、华为悉数进场,拥有超过13亿人口的印度被中国新生代手机厂商视为最大蓝海。在此后的三四年,中国手机品牌将占据印度接近一半的市场份额。而印度此前由功能机占主导地位的品类格局确在2014年前后向智能手机迅猛切换(图1)。

图片 3

智能终端到位后,印度瞬间诞生了数以亿计的潜在移动互联网用户,中国互联网巨头们有了出海目标,紧接着知名机构的研究报告给已然活跃的想象力插上了翅膀,一连串精确量化的美好描绘让所有人确信“就是这里了”。

波士顿咨询公司在2017年初针对印度发布了一份题为《2500亿美元的数字火山不再休眠》的深度报告,预测到2020年,印度互联网经济总量将翻倍至2500亿美元,占GDP的7.5%。印度在2016年已成为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移动互联网用户所在地(图2),比如脸书旗下的通信软件Whatsapp在印度就拥有1.6亿月活跃用户,成为其全球最大市场。

图片 4

同时就人均数据流量的提升空间而言,印度市场仍有极大潜力(图3),这意味着互联网公司主打的社交、电商、娱乐等领域或将迎来爆发性机会。

图片 5

几乎在同一时期,拥有超过6亿人口的东南亚也走到了聚光灯下。有趣的是,以往的统计范围都以单一国家为主,比如拥有超过10亿人口的中国和印度自然是移动互联网最具潜力的两大市场,但随着智能手机在全球范围内的迅速普及,区域市场的概念也逐渐被接受。国际数据公司IDC在2015年前后开始单独披露东南亚地区的手机出货量,IDC选取的是人口排在前列的印尼、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泰国以及越南。2016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在这六大新兴市场突破1亿台大关。

而这一次唱多东南亚移动大潮的机构来头更大,全球互联网巨头谷歌联合新加坡主权投资公司淡马锡在2016年5月和2017年11月两次发布研究报告,预测到2025年,东南亚地区的互联网经济总量将达到2000亿美元,报告样本将区域内发达程度最高的新加坡替代缅甸,连同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成为今天最为普遍接受的东南亚代表六国。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